關於部落格
一顆心徒留下錯誤的相遇
  • 8415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再次相遇(二十)

「賽塔?」夏碎問另一位可能知道他在做什麼的人

「夜菲爾先生正在醫治帝的眼睛」賽塔微笑的說

「疑?!帝的眼睛可以治得好?」所有人都知道,帝的眼睛是看不到的,因為當初帝在換化成靈體時曾受到攻擊,所以造成眼睛看不到

「可以,夜菲爾先生說的」

「好了...........接下來都不要把繃帶拆掉.............我會定期過來位繃帶注入力量」夜菲爾淡淡的說

「謝謝你,夜菲爾先生」

「不會,這段時間你就待在這哩,不要去不乾淨的地方」夜菲爾順便交代一些注意事項

「他到底是誰?」冰炎看著眼前這成謎的人

「年輕的學生,請不用擔心,他並不會傷害我們的」賽塔說

「可是............」千冬歲用著戒備的眼神看著夜菲爾,因為他的力量很強,而且他也看不出他是什麼種族,一切成謎的人可以信任嗎?

「如果無法信任夜菲爾先生的話,那請信任七陵的那位年輕的學生吧!」

「您是指褚冥漾嗎?」夏碎問

「是的!」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」

「賽塔先生,我先回去了,明天我會再過來一趟的」交代好事情的夜菲爾走到賽塔的面前,將一副耳環交給賽塔

「請把這個拿給那位天使,這東西可以壓抑住景羅天的印記」

「謝謝」賽塔驚訝的接過耳環

「很抱歉我無法消除印記,頂多只能做大壓製印記不被景羅天發現而已」

「這樣就足夠了」

「那我先..............」說到一伴夜菲爾就忽然停住了

「重柳族!」冰炎叫出烽云凋戈指著出現在夜菲爾後面的人,其他人也是

「夜菲爾先生!」賽塔跟帝擔心的看著夜菲爾,因為夜菲爾的胸口插了一把刀,兒那把刀連接的正是站在他身後重柳族手上的那把刀

「經過那麼多年,你也轉世了,卻也跟他一樣保留著那時的記憶嗎?」夜菲爾像是不在一胸前的刀,用著淡淡的語氣問著身後的人

「他在哪?」重柳族開口

「敵?友?」

「不是敵,但也不是友」

「我帶你去,把刀拔出來」夜菲爾閉上眼睛說

「.........」重柳族聽了把刀給拔了出來

「夜菲爾先生,你沒事吧?」賽塔跟帝擔心的問

「不礙事,我先行離開了」說完夜菲爾拉著重柳族一同消失在賽塔的影子中

「消失了?!」反應不過來的冰炎等人都很驚訝,尤其是剛剛那幕很明顯的那名重柳族並沒有對夜菲爾抱持著敵意

「那位重柳族是要找誰嗎?」阿利感到疑惑

「冰炎」夏碎看著自家的搭檔

「恩....」剛剛他也有注意到,當那把刀穿過那名叫夜菲爾男子的身體時,卻沒有留下任何一滴血

「他到底是誰............?而褚冥漾又是誰?跟那名重柳族又有什麼關係?」這些問題就這樣一直纏繞在冰炎的心頭上


反觀這裡沉重的氣氛,漾漾那邊則是....................

「哇!!!你不用一見面就要砍了我吧!」漾漾正拼命的躲過重柳的攻擊

「.............」重柳一句話也沒說,繼續的攻擊

「.............要去阻止嗎?而且我沒記錯的話重柳跟妖師是敵對關係吧?但他們............」彤問著自家的哥哥

「這個嗎................夜菲爾跟米納斯還有老頭公都沒有阻止了,應該是沒有關係才對,應該吧...........」佟也不知道該不該阻止

「哇~~不要再打了啦!我又不是故意不去找你的!只是、只是、只是我剛好忘了...............」漾漾心虛的說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」

「哇!!!!!!!!!!!!!!!!!!」

「這叫說錯話嗎?」

「看來是」

「那我們還是不要去淌混水好了」

「嗯嗯」

「哇~~~」

今天還真是和平的一天(茶)

哪裡和平了!!!!!!!!!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夜:漾漾加油~

漾:快來救我啊!!(躲)

重柳:....................(砍)

夜:不了~雖然作者最大,但有時後作者還是會被蓋布袋的~所以漾漾你就犧牲一下吧~(茶)

漾:..............QQ(陣亡)

重柳:....................(心情好多了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