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一顆心徒留下錯誤的相遇
  • 832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再次相遇(八)

「嗚哇~這裡就是水妖精的聖地嗎?」彤發出驚訝的聲音


"啪!"


「你給我有點形象!」佟毫不猶豫的一掌打在自家的胞弟頭上


「說就說!幹麻打我!」彤摀著自己的頭


"啪!啪!"


「吵死了!」冥玥兩個巴掌打在佟跟彤的頭上


「QQ」兩兄弟同時摀著被打的地方,最可憐的是彤,剛被自己的哥哥打又馬上被冥玥打


「還真是有趣」雪莉看著七陵


「呵呵.......」七陵唯一的紅袍,也就是漾漾則是苦笑,不過因為戴著面具所以看不到他的表情


「喂!那個紅袍為什麼你不把面具脫下!」西瑞看著靜靜走在後面的紅袍


「................」天要我亡啊!誰來救我啊!漾漾開始在心裡飆淚


「到了!」不過天還沒有要他亡,伊多真是太感謝你了!漾漾一臉感激的看著伊多,不過同樣的也因為戴著面具,所以看不到他的表情


「嘖!」西瑞不高興的看了紅袍一眼


「請坐吧!」伊多微笑的看著大家


等眾人多坐好之後..............


「我想各位應該很清楚我邀請你們來的原因吧!」


「嗯!所以我們就直接進入主題」冰炎環著手說


「這次比賽跟以往一樣,除了這次是四校分一隊,兩大隊對決除外」蕾法說著


「不!這次不一樣,由於這次是分組行動一切以團體為主,所以並沒有所謂的預賽決賽」冥玥冷冷的說


「喔?你怎麼知道?」蘭德爾玩味的看著冥玥


「有特殊管道」冥玥冷笑的看著蘭德爾


「那這次比賽方法是?」伊多看著冥玥


「這次比賽分為四個階段,第一個階段是猜謎、第二個是尋寶、第三是競技、第四則是去古老遺蹟打倒守護神」


「每個階段有人數限制嗎?」雪利問出重點所在


「有!第一個階段要派出5個人,每個人要答出四題答案」冥玥喝一口紅茶繼續說「第二階段則是派出10個人到大會所挑選的地方去找出一個東西」


「第三階段的競技賽則是全部的人都要參加,4人一組要比五場」換彤說了


「最後一個階段也是,不過是10人一組要去2個不同的地方~」佟接著說下去


「還真是麻煩」雅多皺著眉


「麻煩歸麻煩,但還是先把出場的人給選好」千冬歲推著眼鏡


「嗯,第一場誰上去?」然問著眾人


「由我跟千冬歲上場」夏碎說


「還有他!」冥玥指著漾漾


「還要兩個」冰炎看了那紅袍一眼


「我也上場」然微笑著說


「我!我!我也要!」伊娜興奮的舉起手


「那第一階段就由你們上場」


「第二階段的尋寶,就我跟雅多和雷多」伊多這樣說


「還有我們兩個~」彤拉著佟大聲的說


「###」忍住!現在不可以打人!佟忍住要打自家胞弟的衝動


「我也上場,尋寶好像很有趣」阿利笑著說


「我跟蕾法也很擅長尋寶」雪莉露出一副"沒有我找不到的東西"的表情


「這場你也給我上!」冥玥對著漾漾說


「..............」漾漾默默的點頭,QQ.......我的人權何在啊!!!!!!!!!


「衛禹,你也上場」冰炎對著在一旁一直在研究那位紅袍的學弟說


「OK!」衛禹沒反駁


果然是他,衛禹沒想到你也轉世了,當初是我不小心把你給牽扯到那場大戰裡的,我沒能保護你,而這次我有力量所以我可以保護你!漾漾靜靜的看著衛禹


「第三階段的四人一組要怎麼分?」雷多好奇的問


「亞里斯跟巴布雷斯你們就不要拆開,冥玥跟辛西亞個會到你們那組的」然對著伊多跟雪莉說


「好的/沒問題~」伊多跟雪莉沒有意見


「夏碎、冰炎殿下、千冬歲跟萊恩一隊,有問題可以提出來」然說


「沒問題」夏碎微笑著說


「...........」萊恩緩緩的冒出來點頭,結果嚇到了做再他旁邊的伊娜


「佟跟彤還有衛禹,就跟我一組」然對著他們三人說


「那我就是跟西瑞學弟還有蘭德爾跟那位紅袍一組囉!」阿利笑著說


「跟誰一組都好啦!」西瑞大聲嚷嚷


「哼!不良少年」千冬歲不削的看著西瑞


「吵死了!你這四眼書呆」


"碰!"


「都給我安靜!」大魔王發火了


「繼續講最後的階段分組吧」然當做什麼都沒有看到的繼續說


「我跟冥玥還有辛西亞和佟跟巴布雷斯的三位一組,這樣就有七位了,在三個過來我們就好了」然拿出筆寫在紙上,而那張紙上還有剛剛分組的名單


「我也過去,一組一個紅袍」千冬歲推著眼鏡


「我也跟歲一起」萊恩又冒出來了


「在一個」


「我」雅多淡淡的說


「那其他人都沒有意見?」然問著其他的人


「沒有」


「沒」


「..........」


「OK~」


「既然沒問題那我們先離開了」雪莉對著其他人說「比賽當天在見了」


「嗯」


「我們也先行離開了」然微笑的對著剩下的人說


「再見」


「我們也回去了」冰炎對著伊多說


「請慢走」


「伊多,你覺得七陵的那個紅袍如何?」等到人都離開了,雷多才問


「他是一個深不可測的人」伊多只說這一句


「什麼意思?」


「他來了之後,水鏡就靜不下來」伊多這樣說


「咦?!」這下連雅多也感到吃驚了


「或許這一切等到2天候的競技賽就可以揭曉了吧」伊多望著剛剛那個紅袍離開的地方喃喃的說


「伊多...................」


「或許吧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