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一顆心徒留下錯誤的相遇
  • 832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守護(三)

而漾漾也就是-蒼,一看到褚冥玥盯著他看,看的他有點在害怕了,【被發現了嗎?為什麼一直盯著我,米納斯的幻象是很厲害的,不可能會被發現的!不可能!】




「呃!」就在蒼跟冥玥互瞪!......不對!是互看時,月白已經走到蒼的身邊用手將蒼的臉給遮住




「你好,初次見面!我叫月白,而他是蒼」月白看著冥玥輕笑的說,【呵......現在還不能被發現呢......如果現在就被發現的話是會很糟糕的】




「你好,我是七陵學院大學部三年級的褚冥玥」冥玥將視線從蒼的身上一到月白的身上【他是何時走到那位名叫蒼的少年的身邊,而且這應該不是他真正的實力】




【很聰明的女孩,只看一眼就知道這不是我真正的實力,看來這一年會很有趣,而且等下會發生一件更有趣的事呢.....】月白注意到冥玥的表情有一點變動,雖然只有一瞬間,但還是被月白給捕捉到了




「呵.....進去吧!你應該是因為有事情所以才會來這吧!」月白邊說邊將手移到蒼的肩膀上,摟著蒼的肩膀轉身走進黑館哩,而冥玥則是在月白跟蒼進到黑館後才跟著進去




黑館裡----




先進去的月白跟蒼並沒有立會坐在大廳的眾人,就直接衝向四樓的房間,而原因是-就再剛剛還在恍神中的蒼一踏進黑館時,就忽然捉住月白的手直接衝向四樓,然後...."碰!"的一聲門就關了起來




「他們是怎麼一回事?」隨後進來的冥玥看到這副景象後,問著坐在大廳的眾人




「不知道!」安因看著四樓這麼說




「而且他們怎麼會來黑館?看他們的樣子並不像黑袍」蘭德爾喝著........悠閒的說




[他們確實不是黑袍」賽塔喝著茶淡淡的說




「他們不是黑袍,怎麼會來住黑館?」冰炎翻著書問




「這是扇董事的命令,他說今天會有一位轉學生,讓他住進黑館的四樓,也就是........的房間」賽塔在說到那間房間的時候很明顯的停頓了一下,而且也將名字給省略過去




而其他人聽到這裡也開始沉默了下來,一時之間整個黑館都沉靜了下來,但沉靜並沒有持續很久,因為---




「唉呀呀!怎麼都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啊?會嚇到小朋友們的!」奴勒麗一走進黑館裡就看到這副景象,覺得很稀奇,連帶跟在她身後的喵喵等人也覺得很稀奇




「因為黑館來了一位新住戶,從明天開始將轉進三年C班」回過神的賽塔輕笑的說




「耶~~~那就表示他是新同學囉!!!」喵喵高興的說




「不過在這個時候轉進來有點奇怪」千冬歲冷靜的分析【怎麼會有人在這個時候轉進來,都只剩下一年了】




「因為......」就在賽塔要解釋時,被一道聲音給打斷了




「我有打擾到你們嗎?」一道溫和的聲音從喵喵等人的後面傳來




所有人轉過頭看,看到然站在門口,而他的身後站著兩個人,那兩個人就是期橫跟執老




「不!並沒有,都先進來坐吧!」賽塔站起身說




頓時之間整個大廳都是人,看起來很熱鬧,但事實並不是如此,畢竟剛坐下就有人在嗆聲,會熱鬧嗎?答案是-不會




「哼!真是噁心的精靈!」期橫露出厭惡的表情




「你!!!!!」黑館的眾人聽到期橫這麼說,個個露出想殺人的表情




「期橫!」然也發出警告的意味




而冥玥跟冰炎則是直接拿出兵器指著期橫的頭




「呦~~好可怕喔~」期橫還是一副"我不怕"的樣子




「對呀~真的好可怕喔~」一道軟軟的聲音忽然想起




聽到這聲音的眾人開始在尋找聲音的來源,但怎麼找都找不到




「喂!不要畏畏縮縮的,有種就出來跟人稱江湖一把刀的西瑞大爺我打一場!」西瑞的手變成獸爪在空氣中揮了揮




「我哪有畏畏縮縮的!我一直在這裡~低下頭~低下頭~」那道軟軟的聲音指引著眾人,所有的人都低下頭,結果.........看到一隻貓!?




「總算發現我了~」貓咪繼續開口說,絲毫不理會其他人那副吃驚的表情




「您是卷之獸?」最先發現他的身分的冰炎,恭敬的問




「很聰明呢~~」貓咪並不否認【嘻嘻~很厲害呢~力量也很強大~】




「卷之獸?真是沒想到卷之獸竟然是這副可笑的模樣!跟那個精靈一樣可笑!」期橫完全不在意對方是卷之獸一樣的嗆回去




「哼!我倒是認為你比較可笑」本應該在樓上的蒼不知何時站在期橫的背後「也不想想自己長的有多好看,比起賽塔跟緋音,你看起來更噁心更可笑」一句句毫不留情的話從蒼的口中說出




「你這毫無教養的小鬼是打哪來的!」執老站起身著蒼破口大罵,完全沒去在意他是何時出現的




「那你這毫無形象的老人又是打哪來的?你們的首領是這樣交你們來這裡丟人現眼的嗎?」月白也跟蒼一樣不知何時的站到執老的身後




頓時之間所有的人都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們兩個人【他們倆是何時出現的?為何我們都沒察覺到?!】這個疑問充斥在眾人的心理




「呵呵......抱歉,失禮了」最先有動作的事月白,月白從執老的身後走到然的面前,將一封信交給他「等你看完後再來決定要怎麼做,而在這段時間內所有的人都出不了黑館」月白低聲的再然的耳邊說




接過信的然,慢慢的打開信,而月白則是在這個時候將蒼拉到他的身邊,一手抱起緋音,然後走到離然有點距離的地方設起結界,就在結界設完的同時然也把信給看完了




看完信的然,一言不發的看著期橫跟執老,而身上的殺氣越來越重




"碰!"的一聲接著一聲,再然身邊的東西一個接著一個的被破壞掉,所有的人都看著然不明白為何在他看完信後會那麼的生氣,但在下一秒就知道為什麼了




「期橫、執老,沒到你們兩個人為了得到千年前那位妖師的力量,而去拜託重柳一族暗殺我跟冥玥」然淡淡的說,但身上的殺氣卻越來越重,重到連冰炎他們都有點受不了,而在一開始就射下結界的月白跟蒼倒是沒什麼影響




「你們這兩個人!!!」冥玥聽了,一臉憤怒的看著他們兩個人




知道事情已被發現的期橫跟執老,下意識的想要丟出傳送陣逃走[沒有用的]從鋼鋼就一直很安靜的月白對著他們兩個人說「因為......現在整個黑館都是我的領域!」話一說完,整個黑館的地板跟牆上開始出現一些奇怪的圖案「現在這整個空間都是我的領域,在我允許之前任何都出不去」那一瞬間看是溫和的月白,臉上竟出現了凶狠.............(某夜:當然這一切都是錯覺XD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